绍兴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青岛男子盛怒之下竟掐死了妻子称其在死与不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3:13:12 编辑:笔名

  青岛男子盛怒之下竟掐死了妻子 称其在死与不死中矛盾

  摘要:

  妻子提出离婚,丈夫盛怒之下竟掐死了妻子。昨天,市中院在大山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此案。原告人附带民事诉讼,提出索赔26万元。 家庭琐事酿悲剧 去年12月8日上午7时许,36岁的被告人于某在即墨市店集镇前西河头村家中西间卧室内,因故与36岁的妻子于某某发生争执。于某双手掐住妻子的颈部,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。后于某上午9时许到即墨警方投案。 昨天,公诉机关以被告人于某涉嫌故意杀人,依法提起公诉。死者的父母作为原告人当庭要求于某赔偿丧葬费、被抚养费、死亡赔偿金16多万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,共计26万多元。 死者脖上缠有铜丝 在被问起掐死妻子的原因时,于某声称:“我自己有些邋遢,加上没有工作,妻子提出要跟我离婚。我们谈恋爱五六年,结婚10多年了,我不想离婚。”于某说,当天,妻子提出离婚,他为了阻止妻子“就把手放在妻子颈部”,至于掐了多长时间,他记不清楚了。“被害人脖子上的铜丝、电线又是怎么回事?”面对公诉人的讯问,于某当庭表示“自己也很纳闷”,然后又说当时自己犯了失忆症,记不清楚了。 庭审过程,于某表示自己很后悔,说是自己一时头脑发热,失去理智才导致妻子的死亡。 被告人当庭拍桌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指出,于某在案发后,在二哥的陪同下到警方投案,交代了犯罪事实,应当被认定为自首,同时此案由家庭琐事引起,并非主观故意,应该视为间接故意。 原告人代理律师王亚宁认为,在本案中,对于案发现场出现在被害人颈部的铜丝和电线,被告人始终没有如实供述是如何伪造自杀现场的情况的,因此不能按自首论处。 在最后陈述时,当原告人辩护律师王亚宁提出,2006年12月8日,被告人于某在家中杀害妻子,并伪造自杀的现场,根据其犯罪手段和拒不悔罪的事后态度要求从重处罚。这时候,被告人突然站起来,一拳头砸在桌子上,打断了律师的发言。 后来经法警训诫,于某才坐下。轮到他最后陈述时,于某先向法官表示道歉,又向岳父岳母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。于某声称,自己很矛盾,既想让法官判自己死刑,好去陪妻子,又说放不下11岁的孩子和70多岁的父母。 庭上,被告人辩护律师提交于某的儿子的书信,恳请法官从轻处罚爸爸,但是原告人在看了外孙的笔迹后提出了异议。市中院将组成合议庭审议此案,择日后宣判。(陈勇) 死者家属:他没有精神病 事发后,死者的母亲张秀爱跟老伴、亲家母、于某的堂叔等4人赶到了现场,“二女儿脖子上缠着两股铜丝,还缠着一根电热毯的电线,那一头拴在窗户上。”张秀爱让大儿子于永茂快去处理。于永茂拨打110、120报警,医生赶到后说已经无救了。 “姐姐家跟我妈家只隔着一堵墙,我二姐为人很孝顺,她从来没有说要寻死的话。”死者的小弟于永钦告诉。“于某为什么不抢救,还把心爱的人吊起来,没有悔过之心,想偷生,我想法律是不能容忍他的。”于永钦告诉,于某曾经出过车祸,声称案发后有失忆症,但是今年于某的哥哥申请给他做了精神司法鉴定,经鉴定,于某没有精神病。

宠界新闻
世界史
新生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