绍兴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神冥屠虐 第七百四十九章 怪人大能(一更求收藏求订阅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42:33 编辑:笔名

神冥屠虐 第七百四十九章 怪人大能(一更求收藏求订阅)

对面的气息金瞳自然是感应不到的,如果金瞳都能够感觉得到这样实力的强者,那他就不可能只是这么点的实力了。不过他倒是知道之前掌柜跟他们提过的那个角落的房间,所以金瞳也就知道了对方住的地方。应该就是那角落最深处的屋子,不过他们因为知道,所以都远远的离它很远,不敢靠近导致对方的不满。

金瞳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,当然陈飞等人是非常的担忧的,但是却又不敢多说什么。毕竟那可是那位大能亲自提名让金瞳去见他的,他们可不敢说什么,金瞳你别去之类的话,那不是找死吗?毕竟他们现在还不太了解那个大能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性,是不是嗜杀之人,什么是对方的底线,都是一无所知的。

可是花蕊想要跟在金瞳的身后,不过刚走几步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。“这小子一人来,其他人就不要来了。”

花蕊此时心里非常的纠结,想要说什么,但是却又咽了下去。一旁的陈飞赶紧开口阻止花蕊道:“别,花姑娘,我看我们就留在这里好了,不要去打扰那位前辈和金瞳了。免得惹到对方不开心。”

“这,好吧。”花蕊没有办法,只好微微点了点头。因为她也是感觉得到了那个说话之人绝非常人,实力绝对要群压在场的所有人,自己如果一意孤行,恐怕就真的要出事了。

金瞳也转过头投给了花蕊一个放心的眼神,虽然金瞳此时心里也是非常的没有底。但是他觉得对方既然道出了自己身上刚刚喝过的雨花露的酒香,那么原因应该就是出在了这雨花露上。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,毕竟实力达到了这样程度的人,应该不会对自己出手的,这也实在是有**份了。

但是万事无绝对,万一对方不顾身份想要教训自己呢?就算不打死自己,把自己打残打伤,那也是一种罪啊。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对方的攻击,即便自己的肉身确实比较强,可是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这些都还是浮云。除非自己的肉身能够达到最后三重境界才有可能,除此之外,也只不过比正常人强大一些罢了。

而只是这样,根本算不了什么的。所以金瞳还是要小心翼翼一些,免得自己一不小心招惹到对方。不过他知道的是,如果对方真的是对自己的雨花露有兴趣,那自己应该不会怎么样的,至少不会对自己动手才对。

“咚咚咚”金瞳轻手轻脚的敲了敲房门,里面说到:“进来吧,门没关。”

金瞳这才蹑手蹑脚的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,不敢发出一点的声响。

“怎么?你这副模样是怕老夫?怕老夫吃了你?”

金瞳连忙拱手道:“晚辈没有这个意思,只是尊敬前辈,晚辈金瞳见过前辈。”

此时屋内地上的一块蒲团上盘腿坐着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,不过面若玉冠,脸色一点皱纹都看不到,肌肤白如凝脂,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光洁。如果这放在女子身上那还好说,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人的年纪绝对很大了。

对方摆了摆手道:“别跟老夫说这些有的没的,老夫不爱听,随便找个位子坐下吧。老夫有些问题想要问你,你可以不回答,也可以回答。”

金瞳顿时汗颜,你都这么说了,他又怎么可能拒绝回答?他可不觉得自己真的不回答对方的问题,对方会好好的放过自己。毕竟自己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,还是小心为妙。

“前辈有什么问题尽管问,晚辈知无不言。”金瞳连忙拱手道。

“先坐下。”老者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。

金瞳连忙走了过去,在这张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的椅子上坐了下去,还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,仿佛下一秒就会塌下去一样。不过金瞳并没有任何的表示,就这么坐了下来,当然了,并不是全部坐下,好比是在扎马步一样,半悬空状态,因为他怕如果自己真的坐下去,恐怕就会直接塌了。

“老夫问你,你今日是不是喝了一种叫雨花露的酒?”老者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“嗯,回前辈,今天晚辈确实是喝了雨花露,不知前辈有什么问题吗?”金瞳并没有隐瞒,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说了,那么就表示人家肯定是知道有这么回事的,也没有必要隐瞒。

“哦?真是雨花露?你,怎么可能喝的到雨花露?”老者微微惊讶的看着金瞳道,虽然他自己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,但是真正听到金瞳亲口说出来的时候,还是有些难以相信的。

“这,前辈,晚辈幸运,曾经有人送过几坛雨花露给晚辈。而今日晚辈恰巧拿出来孝敬了几位长老,没想到前辈居然光凭嗅觉就闻出了晚辈身上那浅薄的酒香,晚辈实在佩服佩服。”金瞳拱了拱手道。

“拍马屁的话就不要说了,老夫不爱听。不过,你说那雨花露是你的,你有何证据?雨花露可还有?”老者死死的看着金瞳说道。

金瞳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看样子自己如果不拿出来证明一下,自己恐怕没办法走出这个门了。索性从盘龙戒中取出了一坛雨花露放在了桌子上。

老者看见金瞳拥有一个纳戒倒也没有那么惊奇,毕竟虽说纳戒稀少,但是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。只是当金瞳将那雨花露的酒坛拿出来的时候,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。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酒坛。伸出手微微颤抖,但是却没有放上去,而是深吸一口气看着金瞳。

“这,就是雨花露?”

金瞳点了点头,随后直接将酒坛上的酒塞拿走,顿时雨花露那独特的酒香瞬间弥漫在整个屋子里,回荡不已。

老者顿时闭上眼睛,深深吸了口气,过了许久松了口气,睁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金瞳道:“没想到这真的是雨花露。这,真的是你的?”

金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:“嗯,确实是晚辈的,如果前辈喜欢,那晚辈就送给前辈就是了。只要前辈开心就是了。”金瞳连忙表态,他明白此时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雨花露虽然好,可是对自己来说意义也并不算太大,如果自己不这么说,对方真要对自己出手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。

老者看着金瞳,发现金瞳是很诚心的,不过却摇了摇头道:“小子,你不要耍这种小聪明。难道老夫就是这种强抢他人东西的人不成?呵呵,你真是太小看老夫了。不错,这雨花露对于老夫来说非常的重要,这样吧,老夫也不会占你便宜,说吧,你需要什么条件?老夫与你互换,如何?”

“这,要不得,要不得。前辈你愿意要晚辈的酒,晚辈自然双手奉上,岂敢要前辈你任何的东西?这实在是太失礼了,晚辈只是晚辈,而前辈您可是高人,晚辈这也只是算是孝敬你。怎敢要您的东西?”金瞳连连摇头摆手道。

老者眯着眼睛看着金瞳,道:“怎么?老夫的话你敢不听?哼,老夫都已经说出口了,你拒绝就是拒绝老夫,嗯?”老者给了金瞳一个满怀深意的眼神,仿佛你小子再敢拒绝试试。

金瞳顿时噎了,他可不敢再说什么。说多了岂不是不给对方面子?金瞳倒是看得出来了,这个恐怕还真是一个怪人,嗯,怪人。

“额,既然如此,那前辈你有什么用不着的东西给晚辈就是了。想必前辈这样身份的人,即便是用不着的东西,那也觉得是异常珍贵的。”金瞳开口说道。

老者想了想

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,不是他没有,而是他能够拿得出来的,金瞳一个都用不到。可是他又不喜欢占别人便宜,他就是这么一个人。用金瞳的话来说,还真的就是一个怪人,只是这雨花露对他来说确实是非常的重要。

平凉治疗妇科费用
榆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鹤壁治疗阳痿医院
平凉治疗妇科医院
榆林治疗妇科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