绍兴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高增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5:38 编辑:笔名

从我记事起,印象中村里的高增就是一副墩实的模样,说话间,时不时地有两串鼻涕从鼻孔里钻出,待到快流到嘴唇,啾地又被吸回去,像极了两条受惊的小蛇。他的头发,从来只被剪成一种发型,光头。据说是因为长头发容易滋生头虱,对于高增这样有羊癫疯疾病的粗鄙村夫,也无注重形像的必要,索性就一直剪成光头。

这个造型,永远地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。如果给高增换上灰布僧袍,你一定会觉得他就是个小沙弥,毫无违和感。那时候的高增,大约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。“高增”并不是他的本名,村里人都用方言这么唤着他,时间久了高增的本名早已无人记得。

一个人活成一种符号,通常是因为他就像是一个符号,“高增”名头的来历就是一个问号,我从来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的来由,事实上,也无人关心过这个问题。而高增的土棋技艺,则像是一个感叹号,高超得令人惊叹。

土棋与五子棋类似,又有所不同,地上宫格一画,对战一方小石子为棋子,另一方小树枝为棋子,双方一蹲,随时便可厮杀。看似简单,实则暗含玄机。

高增羊癫疯不发作时,除了他的说话有些含混不清,言行都与常人无太大区别。闲人无事可做,看见高增,喜欢挑逗他:“高增,杀一盘?”高增便会高兴得像个孩子,兴冲冲地画上宫格应战。

对战的结果,十之八九高增都是赢家。连一个疯子都赢不了,闲人恼羞成怒,一推棋子,嘴里骂骂咧咧,拂袖而去。

有时候面对挑战,高增也会表现出一种轻视的态度:“你下不过我,不来!”挑战者百般挑逗,高增拗不过,便又应战,照例赢多输少。

小孩们也喜欢与高增玩,因为他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。身强体壮的高增,经常左手拎一个,右手拎一个,然后转圈,转得差不多了,就把手里的小孩放下,看他们头晕脑涨,走路直打晃,自己在一旁开心地傻笑。

半大的熊孩子,则喜欢不停地挠他逗他,把高增惹急了,他便会发狂地啊啊大叫。长辈们看见了就会赶忙阻止说,别逗他了,等下他要是羊癫疯发作了你们去救,我可救不了。于是戏谑便偃旗息鼓。

这些场景,不断的轮番上演。

羊癫疯发作起来的高增,情状很是可怖。有一回村里放露天电影,全村男女老幼都高高兴兴地去了,看到一半,突然人群起了骚动,有人惊呼,高增发病了。

发病的高增倒在地上,四肢抽搐,眼睛上翻,口吐白沫,双手好似鸡爪蜷曲在胸前。有了解情况的村人,赶紧找来一根小木棍,塞进高增嘴里,让他用牙咬住。后来我才明白,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咬到舌头,紧急情况下,找不到木棍之类的东西,那就得把手指头当木棍塞进嘴里。

“要是把手指咬断了咋办?”我好奇地问。

“总比咬断舌头来得强吧?”

我心想,万一真有那么一次遇上找不到木棍,又没人愿意把好端端的手指送进嘴里,那高增的舌头岂不是很危险?

幸好,我所担心的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,农村随处都有木棍,高增的舌头,也没有被咬到过。

后来我到外地上学了,就很少有机会看见高增,有一年放暑假回家,好几天没看见高增,便向村人打听,村人说,高增发病死了,就安葬在对面的山坡上。说完,朝对面大山努努嘴。

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,那里草木葱笼。

共 122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羊癫疯患者的故事,写出了他的聪明,和他与大家相处的状态,写出了他发病时的模样,和他凄苦的命运。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【编辑:尚林夕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6-05-16 19:25:14 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05-16 22:29:59 感谢编辑

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专家电话
西安莲湖生殖医院在那个地段
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专家简介
西安莲湖生殖医院离那个车站近
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专家在线门诊